當前位置:首頁 » 視頻軟體 » 史玉柱演講視頻怎樣開拓市場
擴展閱讀
晚上夢多是什麼原因 2022-08-19 17:09:14

史玉柱演講視頻怎樣開拓市場

發布時間: 2022-07-06 12:08:15

① 我們如何看史玉柱的「腦白金」及其營銷戰略

很多人都認為腦白金「收禮只收腦白金」是一個大膽的策劃,很成功,也有人仔細分析腦白金的市場運作整個過程,認為這並非預先的策劃,而是無心插柳之作。 在1999年商務通靠在地方電視台非黃金時段做12分鍾的長廣告,啟動了PDA市場,並且很快商務通成了熱門的商務禮品,實際上超過90%的銷量來源於禮品用途的消費,而在這個時候商務通的營銷靈魂孫陶然卻在說「PDA在恆基偉業的宣傳中不再是一種禮品,也不再是一種奢侈品,它被描繪成無線通訊時代商務人士必備的信息儲備工具。」,很顯然的看出,商務通的人也不明白為什麼大段的功能訴求,最後卻是商務通成為禮品市場的新星。 腦白金最初入市,是以大腦的腦白金體及其分泌的腦白金為主訴求點,宣傳年輕態的概念,引出產品的多項保健功效。特別是早期的新聞炒作,如《人類可以長生不老?》、《格林登太空》等,功效軟文《一天不大便等於抽三包煙》、《女人四十,是花還是豆腐渣》等面市後,腦白金軟文更准確地駕馭了人們的求美、求新、求年輕的心理,令讀者產生試用的沖動。 腦白金在上市之初定還是以功效訴求為主的,而且主要是靠報紙的軟文炒做,在腦白金的原始的策劃文案中,並沒有提到「禮品」的概念,很顯然,腦白金並沒有一開始就定位後來帶來最大銷量的禮品市場。但因為節日送禮從來就是保健品的一個重要的銷售方向,腦白金自然也會做一些節日促銷的廣告,但銷售人員發現「送禮篇」廣告效果是最好的,而且是最早製作的兩條比較粗糙的片子效果最好,很自然的「送禮篇」受到銷售人員的歡迎而被更多的投放,在市場銷售和廣告投放選擇的互動下,「送禮篇」成了腦白金的廣告主流,腦白金成了禮品。 與商務通不同的是,腦白金很快清晰的認識到成為禮品明星所帶來的機會,並開始順勢而為、主動引導「禮品」市場的發展,很快增加拍攝了幾個新版本的「送禮篇」電視廣告,將廣告投放集中在幾個衛星電視,最後演變成為鋪天蓋地的「收禮只收腦白金」的現象,也最後成就了腦白金禮品明星的地位。 在中國,每過幾年就會出現一個禮品明星,「味道好極了」引領了速溶咖啡的禮品時代,「人頭馬一開,好事自然來」帶來了洋酒的禮品光景,緊接著是「手機、呼機、掌上電腦,一個都不能少」使商務通開創的PDA的禮品時代,再就是到了「收禮只收腦白金」製造了的腦白金的禮品神話。 禮品消費與功能消費本質區別在於,禮品消費的消費價值體現在收禮的那一刻,而不是在使用、消費產品的過程。在腦白金銷售額由到12個億的發展過程中,沒有產品在腦白金的市場成長中能搭上順風車的(仿冒腦白金屬於另外一種問題,這里的搭順風車是指市場跟進者共享市場資源),這在保健品市場是非常罕見的。其原因應歸結為腦白金成為禮品明星,這使腦白金在相當長的時間里避免了跟進者的惡性競爭。 功效是保健品的市場基礎,所以保健品一上市一般都是密集的對消費者開展功效的教育,當功效概念被消費者接受後,產品開始熱銷,雖然產品、品牌可以受到知識產權的保護,但消費者對功效的認知並不受任何保護,這是所有廠家可以共享的資源,於是跟進者不費吹灰之力,以價格戰輕易可以分到一杯羹。 目前中國共有80多種與腦白金同類的產品,卻沒有一家能搭上順風車,三年來腦白金一直一家獨大,市場份額超過60%。一上市腦白金也是以功效來開拓市場,但很快轉變成為禮品訴求而成為禮品明星,功效只是成為禮品明星的要素之一,禮品明星更講人氣、知名度,這個資源是不能共享的,所以也就沒有順風車可以搭了。 然而市場的危機也來源於此,因為禮品明星是不會長久的,因為禮品永遠要有新意的,第一年送腦白金會說「挺好」,第二年再送只會說「還行」,第三年再送,那收禮的人只能說「是你有病還是我病」了。這是禮品明星的自然規律,腦白金也不能倖免。

② 這是史玉柱的一番話 這裡面的 紅海市場 什麼意思

「現存的市場由兩種海洋所組成:即紅海和藍海。紅海代表現今存在的所有產業,也就是我們已知的市場空間;藍海則代表當今還不存在的產業,這就是未知的市場空間。 」在紅海中,每個產業的界限和競爭規則為人們所知。隨著市場空間越來越擁擠,利潤和增長的前途也就越來越黯淡。各競爭者已經打的頭破血流 殘酷的競爭也讓紅海變得越發鮮血淋漓。與之相對的是,藍海代表著亟待開發的市場空間,代表著創造新需求,代表著高利潤增長的機會。盡管有些藍海完全是在已有產業邊界以外創建的,但大多數藍海則是通過在紅海內部擴展已有產業邊界而開拓出來的。

③ 史玉柱征途的營銷策略

史玉柱顯然也是一個這樣的絕佳例子。最近,因為巨人網路將要在11月1日於美國紐交所上市,再次成為焦點人物。相對於此前,史玉柱收到較多的批評報道與道德質疑,這一次,圍繞史玉柱的更多是鮮花和掌聲,我從N多報道里看到關於史玉柱勤奮、調查農村老太太的細節。不管如何,現在對史玉柱都是一個轉折點,過去,史玉柱成功證明了自己是一個賺錢的公司,未來,史玉柱更要證明自己是一個公眾的公司。

史玉柱也是一個「營銷詭計」高手,他的很多做法都是不按常理出牌,或者說打破常規。史玉柱的營銷手法的卻怪誕,2006年底征途的電視廣告有著鮮明的腦白金風格:一位長發披肩的紅衣少女,突然對著筆記本電腦爆笑,緊接著是一聲模仿京劇念白的怪叫,一個手掌式的圖標拉出「征途網路」四個字,屏幕下方一直有一個網址: <a href="javascript:void(0);/*1193195366359*/"> www.ztgame.com。最近,我也在看,史玉柱的「營銷詭計」背後,隱藏著什麼樣的本土智慧以及專業經驗。
我覺得其核心能力是「農村包圍城市」策略,這種模式背後的商業意義將在未來越來越多地顯現:
1、破壞游戲規則的背後是什麼?史玉柱是一個破壞游戲規則的高手,相對於游戲規則建立者,游戲規則破壞者更需要專業能力,和丁磊、陳天橋的專業化不同,史玉柱的專業化表現在對中國農村市場的洞察上。對中國廣大的農村消費者,很多人的策略是對他們的消費行為進行簡單化歸納,有過城調隊經歷的史玉柱顯然精於此道——對農村消費者的需求進行深入細分,提煉出最具殺傷力的需求。比如,腦白金的口號「今年過節不送禮呀,送禮就送腦白金」,實際上包含了幾種切實的需求:腸道、失眠、不願自己買。《征途》對這部分人的吸引更為直接,有兩大殺手鐧:免費游戲和發工資,吸引了那些有時間的窮人、學生、二三級小鎮里無所事事的青年。
2、營銷渠道能力為什麼能成為互聯網公司的核心能力?中國互聯網雖然發展了十幾年,期間技術、資本等的力量層出不窮,但是,真正稱得上革命性力量的卻是來自營銷方面。2000年左右,什麼拯救了中國互聯網,可以說是:區域代理制。未來,對農村市場的區域深耕將成為新的革命性力量,而史玉柱則是最擅長於此,這個大背景有可能是巨人市值超越網易、盛大的一個重要原因。在巨人網路的招股說明書里,詳細描述了這種競爭優勢:「我們已經建立了全國性的經銷和營銷網路,用於銷售和推廣我們的預付費卡和游戲點卡。截至2007年8月31日,我們的經銷網路由200多家經銷商組成,覆蓋了超過11.65萬家零售店,包括中國各地的網吧、軟體商店、超市、書店、報刊亭、以及便利店等等。」
3、農村市場需要獨特的商業模式。中國的農村市場,可以說是昂貴的最後一公里。因為有兩大難題比較難解決:高效率和低成本。很多人採取的策略,要麼是「高效率,高成本」,要麼是「低效率,低成本」。史玉柱應該說動了很多腦筋在這上面,比如採取低公司高提成、銷售經理附帶信用擔保等策略。史玉柱非常善於利用銷售提成,在腦白金時代,他只給省級辦事處的經理、副經理發工資,其他人的工資,每賣一箱,提成4%,用這4%給其他人發工資。轉載

④ 史玉柱談營銷:腦白金如何找到自己的消費者

「今年過年不收禮,收禮只收腦白金。」腦白金的成功之處就在於,上市的十二年裡讓全國十三億人民牢牢記住了這句話。通過廣告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讓全國上下孝子孝女們領悟到送爸媽腦白金是表孝心表關心的體現。 營銷,最核心的是要了解你是銷給誰 營銷,我覺得最核心的一個問題,還是要了解你是銷給誰。把目標消費群研究透了,路子對了,然後再適當用一些表現手法,說法上用一些技巧,把你的這個想法當面給他;把當面說的那些話,變換一種方式告訴他。 這個定義我一下說不清楚,下面我們談一些具體的東西。 賣腦白金,要對老頭老太的兒子女兒說 腦白金廣告形成的過程是這樣的。 我在腦白金推出初期的時候,還沒有正式銷售、還在試銷的時候,有一次我帶了幾個人去公園實地調研。一些老頭老太太在公園亭子里聊天。因為那個城市我們已經在銷售腦白金,我就上去找他們搭話。 我問他們對腦白金了不了解,他們說知道腦白金。 後來我在聊天過程中發現,中國的老頭老太太其實對自己是最摳的,對孫子他是很大方的。他的錢存在那想養老,如果要花,他都想花在孫子孫女身上,就是對自己太摳,不捨得自己花錢。 他們就說,除非兒子或者女兒要給他買,他就願意吃。 我發現有多半的老人都是這樣的。並不是不想吃,其實在等他的兒子或女兒買。 所以根據這種情況,我們就覺得,要賣腦白金,不能跟老頭老太說話,要跟他的兒子或者女兒說話。 向老頭老太太說沒有用。 定位就兩個字:送禮 中國的傳統,如果給老人送禮就是盡孝道,這又是一個傳統美德。所以我們回來就討論,這個定位必須要對(老頭老太的)兒子女兒說,不要說得太多,就說兩個字——「送禮」。所以我們當時市場調研下來得到這樣一個結論。 病句是最容易讓人記住的 後來我組織我們的員工,幾十個人,每個人都想,搞了好幾百個,最後在一個員工的提案基礎上改進,改進成現在這個。選了一句容易記憶的。 因為這句話「今年過節不收禮,收禮還收腦白金」是病句。 其實病句是最容易讓人記住的,因為後面一句話跟前面一句話是矛盾的。 「今年過節不收禮,收禮……」這個「禮」字重復得也比較多,容易記得住。這個廣告語,就這樣確定下來了。 當時也說,這個廣告語要打就准備打十年,不能變。 廣告最怕變,積累不能丟 廣告最怕變,因為你一變,前面的積累就丟了。所以我們把「今年過節不收禮,收禮還收腦白金」這個廣告語確定下來了之後,用了十三四年了,廣告語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但是表現形式我們每年會變一下。 現在看,這個廣告效果挺好的。 在這個廣告打到大概第五年的時候,在消費者腦海裡面,一提起「送禮」,他就和「腦白金」不自覺地開始畫等號了。 後來,幾年之後,我到中安聯商場裡面在那蹲著,看著別人來買。 快過年的時候,一些民工要回家過年,要買東西給家裡面人。他們在商場就挑來挑去,最後有人拿起腦白金,他買了腦白金。 我就上去跟他聊天。 他第一句話就說,過年買禮品好像挺難挑的,挑不出一個特別好的。腦白金廣告我很煩,但是真的挑起來,好像就它的知名度高一點,然後就不得不買了。 其實這代表了多數消費者的一個心態。 廣告是對消費者大腦的投資 廣告其實是持續性投資 廣告,它其實是一個投資。 它在消費者大腦裡面,是對消費者大腦做的一項投資。 如果你廣告語老變的話,一年兩年就變個廣告語,那前面的積累就全丟掉了,前面的投資就等於全浪費了。 我現在新打的廣告固然也會對消費者起作用,但是當他去實施購買行為時,你過去的宣傳對他所起的作用,比這個禮拜、這一天他看到的廣告作用要大很多。 所以廣告是一個積累,最怕的就是打一段時間就換,尤其是打了半年一年就換掉,這樣你前面花的錢基本上就全浪費了。所以廣告語能不變盡量不要變。 我們的教訓太多了。像以前,我在珠海巨人集團的時候,做過很多產品。因為我這個人不安分,經常想去換廣告語。有個更好的,我就要重新再拍,就要把它換掉。後來發現效果不好。 我在珠海的時候就違背了「能不變就不變」這一點。 做廣告,定位的准確比廣告形式更重要 在珠海的時候,我做廣告更注重形式,不太注重對消費者的研究,也就是定位的准確。 像我當時頭腦發熱的時候,在1994年,我一下上了幾十個產品。有葯品,有保健品,還有電腦、軟體等。 我當時打的廣告——計劃是一個月,實際上大概兩個多禮拜——在兩個多禮拜不到二十天的時間里,我在全國花了5000萬的廣告費。 我帶著團隊設計了100多幅廣告。那時候是報紙廣告為主,我們設計了100多幅。 而且那個廣告往往是通版的,就是兩個版拼在一起。 這個時候我犯了兩個錯誤。 第一個錯誤就是,廣告太多了,花樣太多了。 第二,定位錯了。 我們當時做的這批廣告,當時叫「三大戰役」或者叫「百億計劃」。 我描述的一個廣告就是,一排偉人,比如馬克思、愛因斯坦,大家心目中那些偉人,搞了一排,手挽手往前走,然後上面的廣告語就搞個「巨人集團」。 其實是想打一個氣勢,但這個廣告是非常失敗的,對公司沒有任何作用。當時我很沉迷於這些東西,對這種形式很在乎。 最好的廣告就是推銷產品 最好的廣告其實就是推銷產品。 你賣形象廣告,除非是像保險公司這樣的,可能它們需要一些形象廣告。其實很多公司是不需要形象廣告的。 當時我們的錢全部做形象廣告了,產品只是在拐角裡面,用很小的字把30多個產品羅列在那個地方。這個廣告一點效果沒有。當時1994年,5000萬那是很值錢的,那時候5000萬估計比現在的50億還值錢。而且1994年的時候,真正能拿出上千萬的民營企業,全中國我估計20個都找不到。我們一瞬間就把這個錢給浪費掉了,所以當時交了很多學費。

⑤ 史玉柱如何養活市場人員

給你產品信息價格等,你去賣了給你提成,賣不了不管。

根本不需要養活,市場人員都是自己養活自己呢。

當然,工資可以是梯級的。

如一個月賣一件,給你四百,第二件就給一百,超過十件就給到兩千。

總之,制定好規則,市場人員都是自己在養活自己。

當業務員可以同時兼職多個公司的。

賣乳製品的,可以既做蒙牛又做伊利,店家要什麼就給他什麼。你賺錢就是了。

⑥ 史玉柱創業經歷

1962年出生的史玉柱,在安徽省懷遠縣城裡度過他的童年。父親是縣公安局幹警,母親是工人。因為痴迷小人書,小學四年級他的學習成績一落千丈,居然成了留級生,氣得媽媽把他整整一箱小人書全都燒光,但書上描寫的那些古代英雄,特別是《三國演義》中的人物,卻永遠留在了他的記憶中。小人書沒有了,他只好找來《十萬個為什麼》看,很快又迷上了科學技術,千方百計地去試驗和探究。他動手裝配過簡陋的收音機,甚至自行配製過黑色炸葯,爆炸聲把別人嚇出了一身冷汗,從此獲得了「史大膽」的綽號。

到了初中階段,史玉柱終於「改邪歸正」,開始瘋狂地學習,各門功課的成績都直線上升。1980年,他以懷遠縣考生中最優異的成績考上了浙江大學數學系。在大學期間,史玉柱表現出對新鮮事物異乎尋常的興趣,涉獵的范圍廣泛。無論是打網球、玩橋牌、彈吉它,還是踢足球,史玉柱總是在同學中第一個去嘗試,他還是系足球隊的主力前衛隊員。

1984年,史玉柱大學畢業分配到安徽省統計局工作,負責各種統計數據的分析和處理。

傳統的手工操作很快就讓他感到不滿意,於是決定動手編寫軟體,用電腦來提高工作效率和辦公自動化水平。經過一段時間的艱苦努力,非專業出身的他開發出了一個統計系統軟體,在河北唐山召開的全國統計系統年會上向全國推廣使用。出類拔萃的工作成績引起了領導的關注,上級決定將他作為「第三梯隊」培養,保送到深圳大學軟科學管理系進修研究生,並且告訴他,只要一畢業,馬上就可以定為處級幹部,未來對他展現出一幅美好的藍圖。

然而,讀完研究生的史玉柱做了一個令人驚訝的決定:放棄唾手可得的仕途,辭職「下海」創辦企業。領導為他惋惜,同事感到困惑,連最了解他的妻子和父母也感到不可思議。而史玉柱的心裡,卻涌動著一股不可遏制的創業沖動。他清楚地看到,80年代末的中國電腦技術,在文字處理特別是桌面印刷排版領域,還處在非常原始落後的狀態。國際市場上專用文字處理機甚至大大超過了通用電腦的價格。他希望能以自己的聰明才智和積累的知識,賊這個領域里闖出一條路。臨「下海」前,他對自己的好友說:「如果下海失敗,我就跳海。」大有「風瀟瀟兮易水寒」的悲壯色彩。

史玉柱的創業是極其艱苦的,他一沒有資金,二沒有靠山,全部「家當」是東挪西借的4000元人民幣。唯一讓他充滿信心的,是讀書期間嘔心瀝血開發出的一套軟體——M6041桌面漢字處理系統。這套軟體被儲存在集成電路板里,插在電腦的擴展槽里使用,當時被人稱為「漢卡」。史玉柱返回深圳大學,憑著對環境的熟悉,偷偷「混進」學生宿舍棲身,也偷偷「混進」機房,借用學校的電腦繼續完善自己的漢卡,直到他認為這個系統已經成熟到可以推向市場的時候。

史玉柱聯合了幾位青年夥伴,大膽承包了深圳大學科技工貿公司電腦服務部,當然,創業資金也就是那一直捨不得花掉的4000元。史玉柱他們當時只有漢卡,窮到了買不起一台電腦的地步。沒有電腦,當然無法製造電腦配套產品,「史大膽」當即做出第一個大膽的決策:一台電腦的市場價格是8500元,他以加價1000元的條件,換來延期付款半個月的「優惠」,也就是說,半個月內暫不交款,但半個月後卻要付出9500元。他的第二項大膽決策是做廣告。沒有錢交廣告費,但同樣可以採用延期付款的方式,先打廣告後交錢。一家著名的報紙《計算機世界》同意了他的請求,用半個版面為M6041做宣傳,但規定費用必須在半個月內交清。兩項大膽的決策,把史玉柱的電腦服務部逼上了絕路:15天內,他們若掙不到17000元錢,就是砸鍋賣鐵也還不了這個當時屬於巨額數字的債務!

1989年8月2日,《計算機世界》刊登了半個版面的廣告:「M6401,歷史性的突破。」

接下來漫長的半個月,對史玉柱們是揪心的等待,在望眼欲穿中,苦苦盼望著用戶訂單的到來,就像經歷了一個世紀。

等到第13天,奇跡終於出現了。這一天,史玉柱一共收到了三張訂單,近2萬元的匯款,不僅挽救了史玉柱的小企業,也昭示著未來「巨人」的正式起步。當一張張訂單紛至沓來後,史玉柱把所得的收入,再次統統投入廣告;4個月後,他們的營業收入已經超過100萬人民幣。首戰告捷的史玉柱,又一次把自己關進一間小房間,以20箱方便麵為基本食品,渡過了整整150天「集中營式的生活」。當他帶著功能更強的M6042漢卡回到深圳的臨時住所,發現家裡已是空無一人,妻子離他而去。痴心不改的史玉柱,在1991年8月繼續推出了在排版效果、速度和圖文混排等方面有很大突破的M6403型漢卡,從而在這個領域站穩了腳跟。

1991年,史玉柱移師珠海,注冊成立了巨人新技術公司。「IBM是國際公認的藍色巨人,」他對媒體慷慨陳詞,「我用『巨人』命名公司,就是要做中國的IBM,東方的巨人!」1992年,巨人公司的M6403漢卡賣出了2.8萬套,實現利潤3500萬元。公司員工很快發展到200多人,而且都是清一色的青年,平均年齡24歲,97%的人是研究生和大學生。

史玉柱常常對他的部下講述中國古代神話「誇父逐日」的故事。他認為「巨人」就是今天為中國電腦業奮不顧身的誇父。「我想,巨人現象的核心是一種精神,是一群年輕人執著地追求自己選擇的事業並為這種追求不顧一切的拼搏精神,是追逐太陽的精神。」這個時候,珠海巨人新技術公司正式升格為珠海巨人高科技集團公司,注冊資金1.19億元,下設8個分公司;同時,他們陸續推出了M6405型漢卡、中文筆記本電腦、中文手寫電腦等多種產品。到1993年,巨人集團下屬全資子公司已經發展到38個,迅速成長為全國第二大民辦高科技企業。史玉柱也因此手捧鮮花,站到了領獎台上,他獲得珠海市政府的科技重獎:奧迪轎車、三室一廳的住宅和63萬元人民幣的獎金。那一年,史玉柱才31歲,他作為惟一以高科技起家的民營企業代表,被列為《福布斯》大陸富豪第8位,只用了短短5年時間。

1993年也是巨人集團出現大轉折的一年。由於集團發展一帆風順,史玉柱的頭腦開始發熱,他下令全方位出擊,向房地產和生物工程領域進軍。他的計劃是到2000年,讓巨人集團的資產發展到100億元。市場經濟的競爭是無情的,往往會出現「一著不慎滿盤皆輸」的結局。史玉柱連著下了兩著致命的「臭棋」,為「巨人」的倒下埋下了伏筆。

史玉柱的第一步「臭棋」是建一座號稱全國最高的「巨人大廈」,採用世界最流行的「智能型」概念。然而,這座大廈的建設後來也演變為冒進方式,從當初自用改為房地產開發,樓層從原來的38層改為64層,後又增為70層,預算投資飆升至12億元。盡管這已超過了他的資金實力的十幾倍,史玉柱仍然決定不用銀行貸款,靠自己的力量來解決資金問題,其後果直接導致了1996年的資金危機。

史玉柱的第二步「臭棋」是做出了「涉足房地產、保健品、葯品,走多元化發展道路」的決定,驅使巨人集團轉入生物工程。1995年2月,巨人集團發動促銷電腦、保健品和葯品的三大戰役。史玉柱在春節上班後第一天下達了總動員令,以集束轟炸方式一次性推出電腦、保健品和葯品三大系列30個產品.,耗巨資大作宣傳廣告,巨人「腦黃金」、「巨不肥」等保健品頓時成為全國人民耳熟能詳的名詞。

也正是在1995年,史玉柱親眼目睹了巨人事業的從輝煌的頂峰走向了大潰敗:從這年的下半年開始,巨人集團的計算機產品和樓花的銷售形勢出現逆轉,生物工程全面虧損,財務狀況吃緊,又加之工程由於下雨延期,首期合同未能按時交付,債主紛紛要求退賠,巨人集團就此陷入深深的危機……。史玉柱堅持著「挺」了將近1年,到1997年初,有人這樣描寫「巨人」說:「跟隨債主而來的是記者,跟隨記者蜂擁而至的是更多的債主,在新聞媒體連續40天的轟炸後,史玉柱將自己封閉在幃幕低垂的總裁辦公室內,彷彿陷於一座孤島。他在此到達了事業的頂峰,又從那裡跌下來。他嘗到了極度的輝煌,這才發現自己是如此的孤獨。」

應該說,史玉柱創業的成功和失敗,都是中國IT業界一部生動的教科書。史玉柱「下海」失敗,他沒有「跳海」。這個曾經寫就IT企業神話般傳奇故事的青年人,並沒有放棄創業的初衷,仍在頑強地拼搏。「巨人」垮了以後,他離開了珠海,幾乎跑遍了全國各地,四處考察,最後一站是青藏高原,還去爬了珠穆朗瑪峰。面對如此的慘敗,他從來沒有打算退隱,發誓一定要東山再起。

2000年8月,史玉柱依舊單薄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在中央電視台的談話節目中,談話的話題就是「跌倒的巨人能否站起來」。史玉柱明確表示,他不會忘記社會責任,一定會還清所欠下的債務。

站起來,別躺下。走好了,史玉柱。